服务热线:13391262009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本站首页 | 法律新闻 | 房屋买卖 | 拆迁纠纷 | 交通事故 | 婚姻家庭 | 刑事辩护 | 行政诉讼 | 案例分析 | 劳动争议 | 法律援助 | 保险理赔 | 在线留言 | 律师调查
 最新公告
站内留言 QQ:在线咨询
  >> 分 类 导 航
【房屋买卖】
┝ 房产法律法规
┝ 房产案例
┝ 房产办案心得
【婚姻家庭】
┝ 婚姻家庭法律法规
┝ 婚姻家庭案例
┝ 婚姻家庭办案心得
【交通事故】
┝ 交通法律法规
┝ 交通事故案例
┝ 交通事故办案心得
【案例分析】
┝ 民事案件
┝ 经济合同
┝ 婚姻家庭
┝ 刑事案件
┝ 行政案件
┝ 房地产案件
┝ 知识产权案件
┝ 房产动迁
┝ 金融保险
┝ 交通事故
┝ 劳动争议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点 击
 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的被抚养人生活费之我见
 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之诉不属于财产案件
 夫妻不同心产权出纠纷离婚案
 婚前协议在结婚后是否有效?
 赔偿协议显失公平是否可请求变更
 非医保用药药费的理赔纠纷
 涉台离婚财产分割的问题
 无证驾驶出险,保险公司拒赔
 城中村改造中农村房屋买卖纠纷案件分析
 常见的交通事故现场说法
  >> 版 权 及 免 责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案例分析房地产案件 → 金某不服房地产主管机关房屋拆迁裁决上诉案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金某不服房地产主管机关房屋拆迁裁决上诉案
发表日期: 2008-12-30 22:11:22 阅读次数: 1481 查看权限: 普通信息
金某不服房地产主管机关房屋拆迁裁决上诉案

发布日期:2004-06-28
日期:2004-06-28

[提要]

  本案系一起在房地产主管机关做出房屋拆迁裁决后,拆迁当事人又另行达成拆迁安置协议并已履行的情况下,被拆迁人对房屋拆迁裁决提起行政诉讼的案件。主要涉及如何认识房屋拆迁裁决与其后达成的拆迁安置协议的关系,进而应如何对房屋拆迁裁决进行审查的问题。本案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合议庭]

王锦萍(审判长) 沈亦平(承办法官) 马浩方


[案情]

   上诉人(原审原告):金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区房地局

    原审第三人:某房产公司

    金某原承租本市××路×号××室公房,居住面积21.5平方米,房屋类型旧里。2002年8月30日,某房产公司依法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对金某承租房屋所在地块实施拆迁。由于金某与某房产公司无法达成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2003年3月5日,某房产公司向某区房地局申请拆迁裁决。同年3月10日、14日,某区房地局分别召集双方进行调解,均因金某未参加致调解未成,遂于2003年3月18日做出房屋拆迁裁决,裁决安置金某户至本市四级地段环林东路某一建筑面积为86.63平方米的产权房,金某户应支付房价款118873元。金某不服,于2003年6月12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房屋拆迁裁决。

[审判]

   一审法院认为:某区房地局依法具有做出房屋拆迁裁决的职权,其以公房租赁凭证记载的面积认定金某户的居住及建筑面积正确;某区房地局在受理裁决申请后,曾两次组织拆迁双方进行调解,均因金某未参加致调解未成,故其执法程序合法;某区房地局根据《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第二十四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对金某户给予价值标准房屋调换安置适用法律正确。故判决维持某区房地局对金某户所做的房屋拆迁裁决。金某不服,提出上诉。

    二审中经审理查明:2003年3月18日某区房地局做出房屋拆迁裁决后,金某之子受金某委托,于2003年4月7日与某房产公司又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该协议约定某房产公司以货币方式对金某户进行安置,金某户则应于签协议当天搬离本市××路×号××室。金某户当日搬离了原址,金某之子于2003年4月18日领取了货币补偿款等共计320000元,并在《动迁费用发放单》上签名并加盖了金某印章。

    二审法院认为:对于做出房屋拆迁裁决后,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又签订协议,而且实际履行完毕的,如果被拆迁人仍以房屋拆迁裁决违法为由提起行政诉讼,应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一审对于房屋拆迁裁决做出后,当事人之间另行达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及协议内容已经履行完毕的事实没有查清,故我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法院重审。

[评析]

  一、本案中房屋拆迁裁决与拆迁安置协议之间的关系

    本案中,房屋拆迁裁决做出后当事人之间又另行达成拆迁安置协议,应该如何看待二者之间的关系?在拆迁裁决做出后,当事人之间能否另行签订拆迁安置协议?

    房屋拆迁裁决在性质上属于具体行政行为,而在行政法理论上具体行政行为一般具有确定力。所谓确定力,是指有效成立的行政行为,非依法不得变更或者撤销:对于行政相对人而言,其无权自行变更;对于行政主体(行政机关)而言,非经法定程序,其也不得随意改变。因此,似乎可以得出结论:在房屋拆迁裁决做出后当事人不得另行以协议的形式对裁决内容做出变更。

    但是应当注意的是,与其他行政行为不同,房屋拆迁裁决不是对行政相对人赋予公法上的权利(如规划许可行为)或课以公法上的义务(如行政处罚行为),而是对当事人之间的民事争议做出处理决定,该处理决定确定的是当事人之间的民事权利义务。对于民事权利义务,当事人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可以自由处分。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在房屋拆迁裁决做出后,行政相对方(拆迁人和被拆迁人)应该可以另行签订协议对房屋拆迁裁决的安置内容进行变更。而且从目前情况看,裁决做出后当事人另行达成协议往往是化解矛盾的方法,如果不认可拆迁安置协议的效力,并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当然对于行政机关而言行政裁决仍然具有确定力,在裁决做出后其不得任意变更。

    二、对本案的被诉行为是否应当进行实体审查

    房屋拆迁裁决属于具体行政行为,根据行政诉讼法规定,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因此对于该类案件法院应予受理。但是,与一般的房屋拆迁裁决案件不同,本案中裁决做出后当事人又另行达成了安置补偿协议并已经履行完毕,原房屋拆迁裁决的内容已经被变更,该裁决所确定的权利义务已经不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法院是否还应当对房屋拆迁裁决进行合法性审查,并进而做出维持或者撤销该房屋拆迁裁决行为的判决呢?

    如果法院经审查认为裁决合法,因而做出维持该房屋拆迁裁决的判决,则面临如下结果:同时存在房屋拆迁裁决和当事人之间的拆迁安置协议,而两者内容相互矛盾,显然不能并存。反过来说,如果法院经审查认为裁决违法,因而撤销被诉房屋拆迁裁决,那么如上所述房屋拆迁裁决所确定的权利义务已经为其后的协议所变更,撤销的标的已经不存在了,因此该判决形式在逻辑上也存在问题。

    因此,法院既不宜判决维持被诉房屋拆迁裁决的效力,也不宜判决撤销该裁决。在房屋拆迁裁决做出后当事人又另行达成协议并已经履行完毕的情况下,房屋拆迁裁决的内容已经被其后的协议所变更,法院不应再对房屋拆迁裁决的合法性进行审查,而应在明确拆迁双方已经达成新的拆迁协议并且已经履行完毕后的事实后,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上一篇:上海开隆(珠海)投资开发公司与上海南市房地产经营有限公司房屋预售案
下一篇:王某与某置业开发公司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案-法与情的冲突和协调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本网站版权归上海大律师网所有,电话: 13391262009
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18号上实大厦34楼C座
沪ICP备08014671号

委托维护:律师建站
 
本站关键词:上海拆迁律师 上海房产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律师 上海婚姻家庭律师 上海劳动律师 上海保险理赔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