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3391262009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本站首页 | 法律新闻 | 房屋买卖 | 拆迁纠纷 | 交通事故 | 婚姻家庭 | 刑事辩护 | 行政诉讼 | 案例分析 | 劳动争议 | 法律援助 | 保险理赔 | 在线留言 | 律师调查
 最新公告
站内留言 QQ:在线咨询
  >> 分 类 导 航
【房屋买卖】
┝ 房产法律法规
┝ 房产案例
┝ 房产办案心得
【婚姻家庭】
┝ 婚姻家庭法律法规
┝ 婚姻家庭案例
┝ 婚姻家庭办案心得
【交通事故】
┝ 交通法律法规
┝ 交通事故案例
┝ 交通事故办案心得
【案例分析】
┝ 民事案件
┝ 经济合同
┝ 婚姻家庭
┝ 刑事案件
┝ 行政案件
┝ 房地产案件
┝ 知识产权案件
┝ 房产动迁
┝ 金融保险
┝ 交通事故
┝ 劳动争议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点 击
 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的被抚养人生活费之我见
 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之诉不属于财产案件
 夫妻不同心产权出纠纷离婚案
 婚前协议在结婚后是否有效?
 赔偿协议显失公平是否可请求变更
 非医保用药药费的理赔纠纷
 涉台离婚财产分割的问题
 无证驾驶出险,保险公司拒赔
 城中村改造中农村房屋买卖纠纷案件分析
 常见的交通事故现场说法
  >> 版 权 及 免 责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案例分析金融保险 → 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与上海益民制革厂保险合同纠纷案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与上海益民制革厂保险合同纠纷案
发表日期: 2008-12-30 22:02:56 阅读次数: 1714 查看权限: 普通信息
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与上海益民制革厂保险合同纠纷案

发布日期:1999-11-26
日期:1999-11-26

[提要]


[合议庭]


[案情]

    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益民制革厂

    1995年1月1日、1996年1月1日,被上诉人上海益民制革厂(下简称制革厂)分别向上诉人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下简称太保公司)投保了企业财产险,保单号分别为3058、95F77,保险期限分别为一年,保费每年分别分四次支付,合计总保费为212475.90元。在保险人出具的保险单背面附有《企业财产保险条款》,该条款第十四条规定投保方应按照约定的期限,交付保险费。该条款第十八条规定,被保险人如果不履行第十四条(应付保险费)的义务,本公司有权拒绝赔偿。合同签订后,制革厂仅支付1995年第一、第二季度的保险费68368.32元,尚欠144107.58元未交。嗣后,制革厂在太保公司出具的1995年第3季度、第4季度以及1996年第1至第4季度共计六份企业财产保险费《结算凭证》上加盖其单位财务专用章,对上述每一季度应付保险费予以确认。另,1996年1月1日,制革厂与太保公司又签订了《机动车辆保险投保单》,由制革厂投保12辆机动车,保单号为95B562,保险费32476元,保险期限为一年。在保险人出具的保险单背面附有《机动车辆保险条款》,该条款第二十一条规定,被保险人在签订保险合同时一次交清保险费。该条款第二十七条规定,被保险人不履行第二十一条(即付保险费),保险人有权拒绝赔偿。签约后,制革厂未按约在双方订立《机动车辆保险投保单》的当日一次性付清保险费。同年6月14日制革厂提出退保8辆车辆,应退保费12717.46元,尚欠19758.54元未付。因制革厂实欠太保公司保险费163866.12元,久拖不付,太保公司经多次催讨无果,故诉诸法院。

    上诉人太保公司诉称,制革厂于1995年1月1日、1996年1月1日分别向太保公司投保企业财产险和机动车辆险。保险合同生效后,制革厂未依约支付保险费163866.12元,1997年7月15日太保公司向制革厂发出的《应收保费催收函》中制革厂确认上述欠款,经太保公司催讨无果而诉诸法院,请求判令制革厂支付欠款和承担本案受理费。

    被上诉人制革厂辩称,既然保险公司在保费未收情况下有权拒绝赔偿,则保险合同可视同无效。

[审判]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太保公司与制革厂签订的保险合同成立,保险单背面附之保险条款应属双方合同权利义务的约定,根据该条款规定:被保险人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应交清保险费,如不履行该义务,保险人有权拒绝赔偿。此条款表明保险人将收取保险费作为履行保险责任义务的前提,既然保险人在被保险人未履行交付保险费义务时,可不承担保险责任这一义务,那么在保险期间未发生保险事故,保险人也不能以保险合同系射幸合同为由而索取保险费,太保公司之请求既缺乏合同依据,亦有失公平,故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三条、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要求上海益民制革厂支付保险费163866.12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一审判决后,太保公司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太保公司与制革厂之间签署了《企业财产保险投保单》、《机动车辆保险投保单》,表明保险合同依法成立,双方均应按约履行。保险合同成立后,制革厂应按照约定交付保险费,太保公司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本案中,就企业财产保险险种而言,双方约定保险期限二年,每年保险费分四季支付,制革厂付了二季后未再支付,但其在太保公司出具的《结算凭证》上均加盖公章确认欠款,应视为制革厂明知双方保险关系保持至双方约定的期限,其理应按约支付保险费,现制革厂以对方在保费未收情况下可拒绝赔偿,则保险合同可视为无效为由抗辩,显与事实、法律相悖,本院不予采信。就机动车辆保险险种而言,双方约定保险期限一年,制革厂亦未按约于订立投保单当日一次性付清保险费,其却在同年6月退保了8辆机动车,太保公司按照制革厂要求办妥退保手续,表明制革厂对于就该险种的关系仍属存续期间亦是明知的,即双方之间的保险合同并未因制革厂未及时付款而失效。而被上诉人仍以上述同样理由抗辩,与事实、法律相悖,本院同样不予采信。制革厂在本案中实施的在《结算凭证》上加盖公章,退保其中保险标的等行为,证实制革厂明知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一直处于存续状态,双方保险合同始终有效,制革厂仍有一旦出险,享有向对方索赔的权利,同时亦应承担按约给付保险费的义务;而太保公司亦有收取保险费之权利,以及负有一旦出险,向对方作出理赔的义务。一审法院所作判决与事实不符,应予纠正。太保公司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故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1998)宝经初字第1742号民事判决;二、被上诉人上海益民制革厂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上诉人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保险费人民币163866.12元。


上一篇:车主变更保单未变更发生理赔事故,保险公司能否拒赔?
下一篇:胡晓红诉中国平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本网站版权归上海大律师网所有,电话: 13391262009
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18号上实大厦34楼C座
沪ICP备08014671号

委托维护:律师建站
 
本站关键词:上海拆迁律师 上海房产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律师 上海婚姻家庭律师 上海劳动律师 上海保险理赔律师